读书笔记扁桃体炎的中药调理

北京痤疮医院医师 https://m-mip.39.net/baidianfeng/mipso_8595980.html
扁桃体炎是腭扁桃体的非特异性急性炎症,也可伴有一定程度的咽黏膜及其他淋巴组织的炎症,但以腭扁桃体的炎症为主。一年四季均可发病,以4岁以上小儿最为多见。分急性和慢性两种。急性扁桃体炎临床表现为起病急,发热恶寒,头痛,咽痛,吞咽困难,颌下淋巴结肿大压痛,扁桃体一侧或双侧红肿,患儿可因高热引起惊厥。慢性扁桃体炎大多有急性扁桃体炎反复发作史,临床表现常无明显全身症状,有时可有低热,咽痛,扁桃体肿大或不肿大,咽部充血明显。本病属于中医学中的“乳蛾”范畴。其发病多为外感风热、热毒、肺热、胃热、瘀血及阴津亏虚等病因病机所致。在临床中,常选用发散风热药、清热解毒药、清肺热药、清胃热药、养阴生津药、活血化瘀药等相关的中药予以治疗。临床应用风热外袭型:发散风热药+清热解毒药肺胃热盛型:清肺热药+清胃热药±泻下通腑药±清热解毒药阴虚热瘀型:养阴生津药+活血化瘀药(化痰药)±清热解毒药以上各证型:无需辨证+利咽药 扁桃体肿大+消肿散结药扁桃体化脓+排脓药 高热+退热药咽痛3天,轻度吞咽困难,伴发热恶寒,咳嗽,流涕,咽黏膜充血,扁桃体双侧红肿,舌质红,舌苔薄黄,脉浮数,指纹浮红。此为风热合邪,犯郁肺卫所致扁桃体炎风热外袭证型。组方应主用发散风热药、清热解毒药,佐以利咽药,轻遣消肿散结药。组方:金银花9g,连翘6g,薄荷6g,牛蒡子6g,蒲公英6g,紫花地丁6g,桔梗6g,射干6g,玄参9g,夏枯草9g,甘草6g。水煎服。扁桃体炎病因多为溶血性链球菌感染,以乙型及甲型为主。但非溶血性链球菌、肺炎双球菌、葡萄球菌、流行性感冒杆菌及病毒等也可以引起发病。扁桃体炎的恢复期,病人血清中能产生抗体,故具有一定的免疫性,但其免疫力较短暂而微弱,免疫作用不明显。因此,一次急性发作后,多有2周左右的间歇期。如在两周内复发,应考虑到由其他疾病所致。西医对扁桃体炎主要采用抗生素、局部用药、封闭以及对症治疗等方法。反复发作者主张在急性期过后施行扁桃体切除术,以免复发。中医治疗扁桃体炎原则是以清热解毒为主,有表证时佐以发散风热,有里证时佐以泄热通腑,效果良好。中医将祛风药分为发散风寒药和发散风热药,但本篇只选用了发散风热药一种以治扁桃体炎,乃是因为扁桃体炎因风发病者,多源于外感风热之邪,而源于外感风寒之邪者极为鲜见。正如《中医儿科治法图表详解·乳蛾》所说:“中医认为本病是由风热邪毒侵犯引起。”《疡科心得集》亦云:“夫风温客热,首先犯肺,化火循经,上逆入络,结聚咽喉,肿如蚕蛾,古名乳蛾。”在此特表以证之。清热解毒药治疗扁桃体炎具有以下特点:①无需辨证,广泛应用:热毒存在于扁桃体炎各种证型的病理改变之中,因此不论治疗其任何证型,皆应该在其临证处方中使用清热解毒药。但于临床体会到:A.因为扁桃体炎急性期热毒是主要的致病之邪,所以如风热外袭、肺胃热盛急性期证型,清热解毒药应该作为组方框架中的主用药物而用。正如现代学者周慈发所说:“乳蛾为儿科常见疾病,小儿症状一般较重,往往伴有高热,大都由外感而致风热乳蛾,故治疗原则是以清热解毒为主,有表证时佐以辛凉解表,有里证时佐以通腑泄热。”B.因为在扁桃体炎的慢性期热毒往往转为残留的致病之邪,所以在治疗阴虚热瘀证型的处方框架中清热解毒药每常作为佐用药物而用。②坚持应用,贯彻始终:考扁桃体炎一病,多始于风热外袭而终于阴虚热瘀,即在其疾病发生发展的过程中始终皆不离热毒之邪,相应其治疗用药亦应始终使用清热解毒之品。泻下通腑药虽然作为治疗肺胃热盛证型处方框架中的佐用药物而用,但其所起到的作用不容忽视,即常可使肺胃之炽热以及扁桃体中之热毒,随下泻之大便而解,从而明显缩短疾病的病程。如戴舜珍体会:“乳蛾,即现代医学之急性化脓性扁桃体炎。其发病原因,多由肺胃积热,上蒸咽喉,复感风热之邪,内外相因而成。通常采用清热利咽解毒之法,虽可取效,但较缓慢。我常在上法中加入生大黄通腑泻热,上清下泻,则取效甚捷。盖肺与大肠相表里,下泄则肺胃之积热可除;咽为肺胃之门户,上清则外感之风热可解。”就此,亦有医家治疗急性扁桃体炎主张“用大黄苦寒,荡涤胃肠实热,清泻同用,急折上冲的火毒,同为主药”。值得参考应用。关于扁桃体炎的阴虚问题,晚近以来中医界有3种观点:①认为虚在肝肾之阴。如《中医儿科临床手册》:“慢性扁桃体炎是由于急性扁桃体炎多次发作或治疗不彻底,余邪未尽,素体肝肾阴虚,复因劳倦,引动虚火上炎,循经熏蒸所致,故也称阴虚乳蛾。”②认为虚在肺胃之阴。如《中医儿科学》:“咽喉是肺胃的通道,肺胃阴虚,阴虚火旺,虚火上乘,蒸灼咽喉,则喉核一侧或双侧肿大,微红略痛。”③认为虚在广义的阴津阴液。如《朱锦善儿科临证50讲》:“慢性扁桃体炎,日久不愈,热伤阴液。”本篇从朱锦善之意,即以扁桃体炎之阴虚虚在广义的阴津阴液,将涉及阴虚的证型以阴虚热瘀名之,而不是专指某一脏腑之阴而言,相应其用药亦应使用养阴生津药,庶乎近理。活血化瘀药主治阴虚热瘀证型,常与养阴生津药等组成临证处方的框架。现代很多学者应用活血化瘀药的经验还有:①治疗热毒炽盛的证型,如果经使用了清热解毒药疗效不显,可以在其用方中适当加用活血化瘀药,常易建功。如赵伟强:“临床实践证明,应用活血清热法较单纯用苦寒清热治疗乳蛾效果好,具有退热快、疗效捷、病程短等特点。”②不论治疗扁桃体炎的任何证型,如果肿大的扁桃体经辨证用药后难以消散,也应注意活血化瘀药的应用。究其原理是因为,热邪贯穿于扁桃体炎病程的始终,“热之所过,血为之凝滞”,所以扁桃体肿大难消多与瘀血相关。而诸如发散风热药、清热解毒药以及清肺热药、清胃热药只能清其热不能化其瘀,必须在使用上述诸药的基础上参以活血化瘀药,才易获得良好的疗效。如周慈发:“在风热乳蛾的发病过程中,热毒和肺胃之火虽然是关键所在,然而脉络瘀阻亦不可忽略,至于扁桃体的肿大也说明有瘀血停留,导致乳蛾疼痛。因此,在治疗风热乳蛾时加用活血化瘀之品,其效果亦甚为理想。”在《中药学》中,所谓利咽药并非属于独立的药物种类,而是散见于各种类药物之中。由于皆具利咽作用,本篇在取其共点的基础上又精选其中利咽功效较好者,集而合之为利咽药。如化寒痰药中的桔梗一药,《本草类要》以其“疗咽痛如神”。如清热解毒药中的射干、山豆根二药,《本草纲目》认为:“射干,能降火,故古方治喉痹咽痛为要药。”《本草求真》认为:“山豆根,功专泻心保肺,及降阴经火逆,解咽喉肿痛第一要药。”余者如板蓝根、牛蒡子、玄参、马勃诸药,因为利咽作用亦佳,因此皆予录用。考《中药学》一书,具有利咽功效的药物还有薄荷、青果、金果榄等药,临证可参考应用之。需要说明的是,虽然利咽药能直击病位,但却不能消除扁桃体炎症的致病之本源。所以利咽药终属治标之品,其应用必须建立在诸如发散风热药、清热解毒药、清肺热药、清胃热药以及养阴生津药等治本药物的基础之上。风热之邪外袭兼夹热毒,结于咽喉,是风热外袭证型的基本病机,所以其治疗处方亦由发散风热药和清热解毒药等组成方剂的框架。治疗肺胃热盛证型的处方应主用清肺热和清胃热两种药物,之所以又佐以泻下通腑药和清热解毒药,前者意在使肺胃之热随下泻之便而解;后者旨在助清肺胃之热的药物清解扁桃体处之热毒。阴虚热瘀一般属于扁桃体炎的慢性期证型。因为日久热必伤阴,且又“久病多瘀”,其时热毒成为残留之邪,所以其治疗处方框架的用药,应重在养阴生津药和活血化瘀药(化痰药)而佐以清热解毒药。由于上述3种证型病位皆在于咽喉,故而在其各种证型的用方中也就无需辨证地使用了利咽药。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转载请注明:http://www.yushizhiz.com/pqyyf/10066.html

  • 上一篇文章:
  •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